星凪烨

佛系文手,希望各位别点蓝手。杂食,天雷狛盾,瑞嘉瑞和卡埃卡,是喜欢开新坑后删老坑选手(…)

exchange(1)


浓密的森林深处荡开一阵阵爆炸和魔法造成的气波,树叶借势博弈而发出的飒飒和声似搜魂曲般奏响,那较为空旷的草地被血液描摹成了一副格外血腥的水彩画。

雷狮侧身闪过一个暗器的偷袭,微眯起的双眸中透出危险的色彩。

“哼,一群弱鸡还妄图吞掉我们雷狮海盗团?”紫色的电光突然在雷狮周身暴涨,只见他屈膝弓身,双脚发力蹬地,跳起躲开近战武器的围攻,将雷神之锤高举过顶,然后用力往下一砸,“也要看你们有没有本事……!!!”

格外暴躁的原力卷席了整个草地,蛛网般的纹路在焦黑的土地上蔓延开来,就算灵活闪开了的参赛者也都因为雷电的余威而被麻痹了神经。没能躲开的更为不幸,已经沦为了土壤的一份子,或滋润花朵的养料。

消耗大量原力这种冲动到不理智的举动在凹凸大赛这种危机四伏,并且充满尔虞我诈的地方是极少会出现的,但雷狮此时此刻就这么有恃无恐地做了。一旁的帕洛斯派上了自己的暗影使者顶替自己与敌人纠缠,随后悄悄绕过战斗范围,躲在一个视野较好的灌木丛后休息。当看见雷狮的动作不禁挑了挑眉,笑得一脸玩味。

虽然干掉了不少敌人,但这样也同时让自己陷入危险的境地,不太像是雷狮老大会做的事啊……?

当他看到一直和敌人回旋着将敌人往佩利那送的卡米尔突然发动元力技能飞身跑到雷狮身边时,帕洛斯顿时就释然了

果然是雷狮老大会做的事。

正当帕洛斯感叹之时,雷狮脚下突然显现出一个花纹繁琐的魔法阵。因为之前各色攻击的光芒太甚所以无人察觉,直到最后即将发动阶段才被发现。雷狮刚刚才用雷电清场,应该没有多余的元力来应付这样的大招,可谓是穷途末路。

哦豁,这下玩脱了。这个想法刚从脑中一闪而逝,帕洛斯就看到一早就往那边跑来的卡米尔及时赶到,猛地撞开了正想支透元力的雷狮,代替了雷狮站在魔法阵之中

一道耀眼的白色光柱直射云霄,将卡米尔包裹在其中,任凭雷狮怎么疯狂地攻击都没法撼动一丝一毫。待到光柱逐渐黯淡,光柱中却无一样活物——卡米尔跟着魔法阵一起失去了踪迹

接下来毫无疑问,是一场歇斯底里的屠杀。

佩利倒也罢,看着雷狮那边鲜血四溅也跟着兴奋起来,不要命似的往人身上扑。但本不想再搅和进去,就决定随便划划水做个样子的帕洛斯,在看见雷狮朝自己偷闲的灌木丛这带着杀气的一瞥时瞬间寒毛倒立,只好端正心态,假装自己刚花费积分疗好伤,赶紧重新加入战局卖力杀敌。

惨嚎声不一会就彻底销声匿迹,也许是因为组合围堵的大多数人都被雷狮这仿佛大海般浩瀚没有尽头的元力,或是他这股因刚刚的事故而爆发出的疯劲而震慑,地上的尸体残渣显然比一开始黑压压的人群要少。

最后一个现存的围堵者也最终饮恨而终,杀红了眼的雷狮依旧仍未从卡米尔消失的惊怒中走出,帕洛斯按住想凑到雷狮身边的佩利,站在雷狮的不远处尽力减小存在感,不去触眼前这尊大杀神的霉头。

一阵风恰巧拂过这片树林,突兀的黑色在一片生机盎然的绿中格外显眼,雷狮扭头看向仍潜伏在那边迟迟没有动作的某人,缓步朝着那块被灌木丛遮掩着的地方走去。

“你们这次行动究竟是谁策划的我没兴趣知道,但你最好把那个使魔法阵的家伙给交代出来。”被压低的声线除了磁性之外还透着一股压抑着的杀机,“不然就给我做好生不如死的准备,杂碎。”

那灌木丛依旧没有动静,雷狮的忍耐力也到了极限,电光再次萦绕于身边,正准备发动攻击时,那身影缓缓地站了起来,让雷狮不由得一愣。

是个……小孩?

“怎么是个小屁孩啊?切、我还以为是个有点本事的家伙呢。”佩利见到那一个身高才堪堪高过灌木丛一个头的孩子,无精打采地掏了掏耳朵,刚想跟雷狮提议快点走人就又被帕洛斯给止住。

“佩利,没看见雷狮老大还要找那小孩有点事吗,等他处理完心情好了,说不定就会同意跟你打一架了。”

佩利果然对这套说辞信以为真,乖乖地安分下来。帕洛斯笑眯眯地帮他顺了顺毛后又深深地叹了口气。

这傻狗两次都差点变死狗了,再这么下去迟早有一天要惹怒雷狮……不过,那边是什么状况?

雷狮打量这小孩已经有了一会,瘦弱的身体上没什么多余的肉,只能勉强算得上是体型正常,看起来宛如柔弱的小草一吹就倒。乌黑的发丝乱糟糟的,衣服被什么东西划破,但看上去却不像是元力技能所造成的。大小不一的划痕还渗着血,在苍白的皮肤上格外醒目。

他虽然一直低垂着头,窥不见半点面容,但就是莫名地给自己一股非常熟悉的感觉。

“喂、你……”

话语被小孩突如其来的发难打断,朴素而小巧的匕首被一直藏于衣袖之中,他的身体灵活且轻盈,只是电光火石之间便接近了雷狮,用一直隐藏起来的武器朝雷狮刺去。

但孩子毕竟只是孩子,这点小伎俩,还有明显劣势的体能,跟那些恶心的参赛者比起来要差远了。

因为卡米尔的事仍堵在心头,若是平常也许会跟这个小鬼玩一玩,但现在显然是没这个心情。

一把攥住对方朝自己心脏处攻过来的手腕然后收紧,在对方手中的刀掉下后抬起另一只手掐住那人下巴,在对方抬头的瞬间忽然整个人撞进了一片澄澈的海洋。

不、不是海洋,是自己早就在心中赞叹过的,那双无比熟悉的蓝色眼眸。

手中的力道不自觉地放松,在帕洛斯和佩利讶异的视线下,雷狮轻声喃喃道:“……卡米尔?”

那孩子闻言一抖,欲要后退的步伐顿在原地,他收紧了被雷狮捏出红印的手,另一只手的指腹摩擦着隐隐作痛的手腕,似乎对雷狮突然转变的态度感到怀疑和犹豫

雷狮见他眼底仍隐藏着的戒备,突兀地咧嘴一笑。他拾起地上的匕首,在手柄底部一瞧,挑了挑眉后蹲下身递到卡米尔的手中:“拿好,下次可别对着你大哥刺,这明明是让你用来防着那家伙派来的人的吧?”

“大哥……?”兴许是因为孩子的脸似六月的天气说变就变,在雷狮说那句话时,小孩的眼眶就红了,虽然脸上的表情并没有特别大的波动,但带着哭腔的颤音早已出卖了他波澜起伏的内心。

他一把抱住了雷狮,将脸埋在那温暖可靠的肩头闷声流起眼泪,只能断断续续地听见几声抽泣。

啊……真难得,估计是看到刚才的场景吓到了,就算是卡米尔,现在也只是个小孩啊。

雷狮也不知道怎么哄孩子,只是回抱住他,凭着自己以往依稀的记忆,学着皇宫中的保姆哄着那些乱七八糟的皇子公主们的样子,轻轻拍着小卡米尔的背

也无需过多的安慰,因为他自小开始,就足够成熟和坚强。思及此处,雷狮一改之前的狠厉,眉眼变得温和。

等小卡米尔哭够了,别扭且匆忙地起身搅着衣角向他道歉的时候,他坏心眼地招呼也不打,直接抱起了这个小家伙,在那意料之中的惊呼声中,他笑得格外心情愉悦。

“走了,先回去。”扔下这句话,也不等一直尽职尽责当了很长一段时间背景板的佩利和帕洛斯,雷狮便大步流星地朝着海盗团的据点走去

无视了佩利麻雀一样叽叽喳喳兴奋的提问,帕洛斯压下刚刚看见那小卡米尔抱雷狮时将刀子贴在雷狮后背上,而雷狮却一点都不介意的震惊,想象起未来海盗团集体忙着带孩子的悲惨前景,不由得四十五度角忧伤地抬头望天装个文艺,来表达一下此刻难以言喻的心情

好想现在立刻马上原地叛变退团……

————————————————————
正式开坑——好吧,是不定时更,因为懒(。)最近太无聊也就捡捡以前的设定码码字。是幼卡和卡米尔分别交换到另一个时间段的故事。白色星星是凹凸时间段,黑色星星是皇宫时间段。